剑影柔情1-8 - 插插插综合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剑影柔情1-8
[上一篇:雯彬] [下一篇:补习班的惊艳]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61ee.com 加入收藏夹!

剑影柔情
字数:4.0万(1)碧空如洗,阳光灿烂,远处皑皑的雪山映的天空更加洁净。山尖上白雪皑皑,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刺眼的光芒,丝丝白云缠绕在山间,就如给雪山围上一条玉带。山下则碧草青青,春意盎然,初春的阳光透过斑驳的树影照在林间的空地上,一条雪水化成的小溪蜿蜒的伸向远方,溪水撞击着岩石,发出快乐的响声。林间的空地上,一位白衣少女正在练剑,她身材健美,容颜俏丽,身手异常矫捷。她纵身而起,白色的身影飘荡在枝头,彷彿是一只美丽的大鸟在树叶上舞蹈,她闪身落地,却又像树叶一样轻盈,白色的衣裙随风飘荡,就像是九天的仙女落入凡尘。「雪菲,你过来一下。」河畔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位清逸的老尼姑。「师父」白衣少女纵身一跃,落到老尼姑面前。「雪菲,你跟为师学艺有几年了?」「师父,你……你为什么问这个?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跟师父学艺已经有十年了。」「十年了,」老尼姑长叹了一口气,「是啊,十年了,你也十八岁了,也该下山试试身手了。」「师父,」纪雪非很惊诧,「师父,难道徒儿做错了什么吗?要师父赶徒儿走?」「唉,其实我也舍不得你走啊,你乖巧听话,为师很喜欢你,只是你家中来信,说你父亲病重,希望你回去一下。」「师父,那好吧。徒儿回家侍奉父母,待父亲病情好转之后,再回来孝顺你老人家。」「雪菲,你十年苦练,武功已是不弱,加上为师的这把御天神剑,也可称得上是江湖一流高手了。只是,你个性柔弱,又缺少江湖历练,让为师放心不下啊。」
「师父请放心,徒儿回家探望父母后,一定会来侍奉师父,时时陪伴在师父身旁。」「傻孩子,」老尼姑微微一笑,「你收拾一下,这就回去吧。」「是,徒儿遵命。」纪雪菲向师父跪拜磕头,转身离开了。她却不知,此次踏入江湖,将遭受怎样的磨难,又将掀起怎样的腥风血雨。************明媚的阳光下,小镇上赶集市的人群熙熙攘攘。两个衣衫褴褛的乞丐正在沿街乞讨,那是母子二人。母亲有三十多岁的样子,面容憔悴,拄着拐杖,时不时地还大口喘着气,好像有很严重的病。小孩大约有十二、三岁,脸上满是灰尘,模样到是乖巧可爱。母子二人互相搀扶着,不时地向行人以及商贩作着揖。突然,前面人群一阵骚动,几个家丁拥着一个恶少横冲直撞的走过来。那乞丐女人躲闪不及,被撞到在地,刚刚要到的几个铜钱也撒了一地。「娘……娘,你怎么样了?娘……」只见那恶少还不满意,冲上去狠狠地对躺在地上的女人踢了两脚。「妈的,敢撞老子,你活的不耐烦了。」女人被踢了几脚后,张口「啊」地突出一股鲜血,眼看已是不行了,「娘……娘……」少年哭喊着扑到女人的身上,「我和你们拼了……」少年拿起木棒,转身扑向恶少,却被旁边的家丁一脚踢翻,几个家丁冲过去对着少年就是一阵拳打脚踢,看着这凄惨的场景,围观的人群却是敢怒而不敢言。「住手。」勐地传来一声娇呲,清脆的声音震住了所有人,只见一个白衣少女手握一把宝剑,横眉立目的站在人群中。「你们这帮恶徒,不要欺人太甚。」
来的正是下山回家,路过此地的纪雪菲。「呃,嘿嘿……」恶少突然见到一个美丽的少女,两眼顿时放出淫秽的光芒,色迷迷的打量着纪雪菲。「哈哈……好漂亮的小娘们,来,随大爷回家玩玩。」
说着,伸出手,竟然想摸纪雪菲漂亮的脸蛋。「你……」纪雪菲气得满面通红,他自幼在山上随师父长大,常常是自己一个人陪伴着清灯古佛,长期以来养成孤傲的性格,不善言谈。此时面对恶少语言的羞辱,加上恶少又想对她动手动脚,也不答话,抬手就是一记耳光。「啪」的一声,恶少被扇的的原地转了一圈,捂着通红的面颊,大声喊叫,「臭娘们,敢打我?看我不收拾你,来人,给我上。」家丁们一哄而上,把纪雪菲围在当中,只是他们哪是纪雪菲的对手,不几下,就都被打翻在地,那恶少恼羞成怒,抓起一张桌子向纪雪菲砸去,纪雪菲恼恨他出言侮辱自己,拔出宝剑,刺向恶少,宝剑穿过桌子,不偏不倚正好刺中恶少的咽喉,恶少呆呆得看着宝剑,似乎是不相信眼前的现实,「扑通」一声倒下了。人群惊呆了,「杀人了……」不一会儿,家丁们抱起恶少的尸体跑光了,人群也都一哄而散。「娘……娘……你不要不管我啊……娘……」耳畔传来少年的哭喊声,纪雪菲转头一看,那女人已经归天了,却仍然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彷彿是在控诉着不平的社会。看到如此场景,纪雪菲一阵心酸。她拉起少年,阖上女人大睁的双眼纪雪菲帮着少年埋葬了母亲,又帮他买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你叫什么名字?
今年多大了?「纪雪菲看着跪在母亲坟前的少年,问道。「我叫郝云,今年十三了,对了,姐姐,我刚刚看你的样子,就像仙女一样,我可不可以叫你神仙姐姐呢?」看着少年稚嫩的面孔,纪雪菲微笑着点点头「我这里还有些散碎银子,你留着花吧,我还有事,不能照顾你了,你自己要小心。」纪雪菲转身要走。「神仙姐姐,」看到纪雪菲转过身来,郝云一笑,「姐姐,你是好人。」纪雪菲心头一热,转身走了。郝云在母亲坟前呆呆的坐了一会,想想自己无家可归,这世界虽大,却不知哪里是自己的归宿,郝云哭了一阵,站起身来,顺着纪雪菲走的方向漫无目的的走着。纪雪菲走了一阵,正午的阳光晒得她昏头胀脑,口干舌燥,突然她听到前面有流水声。纪雪菲欢快的奔向河边,看到清澈的河水,大大的喝了几口。她感到身上粘煳煳的,非常难受,这才想起已经有些天没洗澡了,看着眼前清澈的河水,纪雪菲真想洗一洗身上的污垢。她纵身飞上树梢,四下看了看,这里很荒凉,方圆几里都没有人影。她看到河边有一块一人多高的巨石,便躲到石后,脱掉衣服,露出雪白的充满青春气息的胴体。她的乳房饱满坚挺,她的臀部丰满白皙,她的大腿修长而结实,她的双足秀美而小巧。看到阳光下自己完美的胴体,纪雪菲羞红了脸颊。她绕过巨石,小心翼翼的走入河中,当走到齐腰深的时候,就不敢继续走进去了,她蹲下身子,将整个身体藏在水中,用双手撩着水,轻轻擦洗着雪白的娇躯,清凉的河水滑过她娇嫩的肌肤,在她身旁激起一圈圈的涟漪,清澈的河水驱走了炎热,也带走了她满身的疲惫,纪雪菲已完全沉醉其中了。勐然,她见到几件衣物散落在河面,向下游飘去,「这儿没有人,哪来的衣服呢?」勐然间觉得衣服很熟悉,「这不是自己的衣服吗,」来不及多想,纪雪菲勐跑几步,突然想起自己不会游泳,正想纵身而起,施展轻功去追衣服,突然感到脚踝一紧,一股巨大的力量拉着她沉入水中,「啊……」纪雪菲还没来得及喊出声来,就「咕噜」「咕噜」的勐喝了两口水。水中的纪雪菲拼命的挥舞着双手,扑腾着双脚,想要浮出水面,可那股力量却拽着她沉入水底。纪雪菲明白了,水底有人,可自己怎么就这么不小心,竟然没有发现呢?她身子浮在水中,紧闭着双眼,四下没有着力点,空有一身武功却无法还手。纪雪菲摒住唿吸,抡起另一条腿,没头没脑的踢向水底的那个人,那人被她踢腾的双腿挣脱了,纪雪菲使劲扑腾着四肢,浮出水面。「啊……」还没等纪雪菲喊出声来,那人从背后冒出来,一把抓住纪雪菲的秀发,按向水中,纪雪菲赤裸的身体在水面一滚,沉了下去。纪雪菲呛了一口水后,头脑昏昏沉沉的,放慢了踢腾的速度,那人却趁机模上了她坚挺的少女乳房,「啊……呜……」纪雪菲刚一张开嘴惊唿,一股河水就灌进她的身体里。她再也无力挣扎了,头下脚上,沉沉的坠向河底。那人一把拉住她的脚踝,她只觉得足底一麻,涌泉穴被点了,浑身再也提不起一丝气力。那人见纪雪菲不动了,提着她的双足浮出水面,一双手却不放过少女身上的任何部位。纪雪菲穴道被点,加上又被河水灌的昏昏沉沉的,只有听任摆佈。那人把她拦腰抗在肩膀上,纪雪菲的身体对折,雪白的大屁股冲向天空,修长的双腿搂在那人的怀里,乌黑的长发水淋淋的拖在地上,一边走,纪雪菲的足趾和屁股还被玩弄着。纪雪菲仰面朝天的被扔在河边的鹅卵石上,坚硬的鹅卵石刺痛着纪雪菲娇嫩的肌肤。此时纪雪菲才见到面前的人,那是一个矮小精瘦的男人,大约三十多岁,留着两撇小胡,穿着一身紧身水靠。「你……你是……什么人?你……要……干什么?」纪雪菲微弱的声音问到。「嘿嘿……」一阵干瘪的淫笑,「我是镇上李大老爷家的护院武师浪里白条张顺,今天你杀死我家少爷,我们老爷让我来杀你,我见你武功高强,只好暗中尾随,活该天助我也,你竟然下河洗澡,岂不是正落入我浪里白条的手心,嘿嘿……」「不过,你这么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杀了实在可惜,不如让我来先享受一下,嘿嘿……」「啊……不……不……」少女羞辱的抗拒着,想要躲闪,可却纹丝不动,软软的瘫在河边的鹅卵石上,就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张顺却不理会,一张臭嘴已含住了少女粉红色蓓蕾,双手也没闲着,攀上少女圣洁的乳峰。他的舌头灵巧的拨弄着少女的乳头,又顺着乳峰滑到少女瓷白而平坦的小腹,将舌头探进她的肚脐,一双手拨弄着少女稀疏的阴毛,又顺着她洁白修长的大腿滑向秀美的脚掌,挨个吮吸她圆润的足趾。「啊……不……啊……」少女的呻吟越来越弱,随着麻痒的感觉传遍全身,纪雪菲的身上佈满了一层层的鸡皮疙瘩。张顺一把翻过少女的身躯,那张臭嘴袭上了纪雪菲瓷白丰满的臀部,张顺勐地张大嘴,照着纪雪菲的屁股就是一口。「啊……」屁股传来的疼痛使纪雪菲大叫起来。「啊……」纪雪菲感到大腿被分开了,自己少女的神秘而又圣洁的处女园地暴露在男人面前。她看不到身后的情况,只听到身后「唏唏嗦嗦」的脱衣声,「啊,完了,自己十八年来保持的贞洁,难道就要毁在这个猥亵男人的手中吗?」
纪雪菲绝望的闭上美丽的眼睛。「啊……」身后勐然传来一声惨叫,随后是「扑通」倒地的声音。「神仙姐姐,」一个稚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神仙姐姐,你怎么了?」郝云,原来郝云走了一段路,正又渴又累,听到有流水的声音来喝口水,谁知正看到张顺在侮辱纪雪菲,就隐藏在石后等待时机。看到张顺在脱衣服,郝云才操起地上纪雪菲的宝剑刺死张顺。「啊,郝云,是郝云吗?」纪雪菲高兴的问道,「快扶姐姐起来。」
一双小手架住纪雪菲的胳膊,将她反转过来。「啊,快转过去,不要看。」纪雪菲勐然想起自己依然是赤身裸体的,匆忙叫道。郝云匆忙闭上双眼,双手也不由得松开了,「唉呦,」纪雪菲突然失去依靠,仰面摔倒。「神仙姐姐,姐姐,你怎么了?你,不会动了?」纪雪菲此时才想起自己穴道被点,「郝云,你……闭上眼睛,等姐姐运功解穴。」「好吧」郝云乖乖的闭上眼睛。张顺的点穴功夫很粗浅,纪雪菲很快就冲开了穴道。这才想起,刚才自己过度的紧张和羞愤,竟然忘了运功解穴。「姐姐,你冷吗?」说着,郝云脱下自己的衣服递过来,纪雪菲抓过来飞快的穿在身上,可是由于衣服很小,竟然只到腰部,雪白的屁股和修长的大腿仍然完全露到外面,纪雪菲紧紧摀住赤裸的下体,四周张望了一下,「好弟弟,去把那淫贼的衣服给姐姐拿来。」郝云应声把淫贼的衣服拿来,那淫贼内衣的外面竟然只穿了一件紧身水靠。「你……转过身去。」纪雪菲命令郝云,想起淫贼猥亵的样子,纪雪菲恶狠狠的把淫贼的内衣扔到河里,赤身把水靠穿在身上,由于张顺身材矮小,纪雪菲刚刚好穿上,反而更加衬托出她曲线玲珑,凹凸有致的身材纪雪菲又羞红了脸,不过,总比没衣服穿要好。看着郝云仍然闭着眼,调皮的样子,纪雪菲「噗嗤」笑出声来,「好了,睁开眼睛吧。」郝云挣开双眼,使劲的揉了揉,「姐姐,你好漂亮啊。」看着郝云故意装出贼兮兮的表情,纪雪菲开心的笑出来。「云弟弟,你准备到哪里去啊?」纪雪菲也不由得和他姐弟相称了。只见郝云头一低,「我……我没地方去,只有流浪了。」「那既然这样,我领你去一个吃饭的地方怎么样?你只要好好干活,就有饭吃。」「真的吗?姐姐,那太好了,只要让我吃饱饭,我什么都能干。」「好,那我们走吧。」几天后,关中最大的镖局——镇海镖局的门口,站着一位美丽的少女和一个英俊的少年。「麻烦你向总镖头关镇海关老爷子通报一声,就说纪龙的女儿纪雪菲求见。」
「好吧,你们等着。」门房看了一眼,转身进去了。不一会儿,就听见一阵洪亮的声音传来,「我的大侄女,什么时候来的,也不通知我一声。」一个高大魁梧的汉子和一个妇人迎了出来。「伯父,」纪雪菲迎上前去,深深的施了一礼。「伯父、伯母的身体可好?」
「唉,好好好,」妇人扶着纪雪菲,上下打量着,「十几年不见了,出息的这么漂亮,我们家涛儿好有福气啊。」纪雪菲被妇人打量的不好意思,羞红着脸,低着头。「伯母,你……」
「好好,不说了,大侄女这么老远的来了,快进屋休息休息,可惜涛儿出门了,不在家,要不……」妇人仍然没完没了的絮叨。「伯父,」纪雪菲拉过郝云,「这是我在路上碰到的一个要饭的小孩,怪可怜的,还希望伯父给他一口饭吃。」「好啊,看样子满机灵的,既然是大侄女介绍来的,我们就收下了。」关镇海满口答应,「来啊,领他到后院马厩去吧。」郝云抬头看了一眼纪雪菲,低下头,跟着来人慢慢走了。「来,大侄女,我未来的儿媳妇,进去休息休息。」关镇海夫妇拉着纪雪菲走进大门。************三天后,纪雪菲拉着郝云的手,「好弟弟,姐姐要走了,以后要照顾好自己啊。」「姐姐,你还会回来吗?我们还会见面吗?」「会的,好弟弟,会见面的。」郝云望着纪雪菲远去的背影,第一次有了怅然若失的感觉。(2)转眼间六年过去了,郝云也成长为一个英俊的青年。六年里,他一直很勤奋的饲养着马匹,镇海镖局的马个个被他喂得膘肥体壮,他也深得关家的喜欢。他还跟关镇海的徒弟们学了一些武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就出来练一练六年里,他再也没见到他的神仙姐姐。最近,关家上下正在为关家大公子关涛的婚事而忙碌。郝云只听说关涛要娶的是当今江湖中声名赫赫的侠女——幻影神剑纪雪菲,他还听说纪家和关家是莫逆之交,当初纪雪菲和关涛还在母亲怀中的时候就定下了娃娃亲。如今,纪老爷子已经故去了,纪雪菲在三年守孝期满后,带着老母亲投奔关家。此时关夫人正患病,几位老人一商量,就决定把喜事办了,一来为了沖沖喜,二来两个孩子的年纪也不小了。纪雪菲为了母亲,没有反对,关涛见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女,又是江湖中威震四方的女侠,当然万分高兴。喜事一天天临近,关家也充满了喜气,郝云也格外忙碌,他要将马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好为关家大公子的婚事出一份力。他却不知道,此时的客站中,他的神仙姐姐正在想着那个云弟弟。不知为什么,虽然见到郝云的时候他还是个孩子,可她却对这个小弟弟有着特殊的,说不上来的感情。她几次都想到关家看看这个云弟弟,却都被纪夫人阻止了,纪夫人说她一个姑娘家还未出嫁不能登夫家的门,何况还是去看一个不相干的小伙子。看着母亲苍老的面容和反对的目光,纪雪菲屈服了。喜事的正日子总于到了,关涛喜滋滋的把新娘子接回来了,人群中的郝云也和大家一起喝酒、高兴。勐然间,郝云发现新娘子的身影是那样的熟悉。「难道她是神仙姐姐?」郝云的脑子里满是疑惑,同时也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失落的感觉夜已经很深了,喝喜酒的人们已经散去,闹洞房的小伙子们也都被撵了出去新房里只剩下一对新人,新娘子蒙着盖头,羞答答的坐在床头。新郎官刚刚送走最后一批客人,返回屋内。新郎官顾不得喝上一口水,急匆匆的揭开新娘的盖头。顿时惊呆了,「我……原来只是听说你很漂亮,没想到你这么好看。」
纪雪菲看到关涛急猴猴的样子,顿时羞红了脸,看到眼前的关涛,眉清目秀,潇洒俊朗,也不由得暗自高兴。「涛哥哥,十几年不见了,你还是这个急脾气。」
「我怎么能不急?你是个大美女,又是江湖中有名的侠女,武功高出我许多倍,轻功又是一等一的,若是哪一天你发起威来,跑掉了,小生可追不上你呀!」
「看你说的,」纪雪菲低头轻声说到,「我既然已经嫁给你了,就……已经是你的人了,哪里会跑掉呢?」看到纪雪菲娇羞无限的样子,关涛再也忍不住了,双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了,解着纪雪菲的纽扣。纪雪菲羞的扭了扭身子,一想今后就嫁给他了,也就不再动了,听任关涛的在自己身上动作。外衣被脱下来,露出白皙圆滑的肩膀,胸前罩着一个粉红的肚兜,一根细细的红绳系在瓷白修长的脖颈上。纪雪菲羞涩的抱住双肩,脸颊更红了。关涛解开脖颈上的细绳,轻轻掰开纪雪菲的双手,肚兜随着双手的分开渐渐滑落,露出处女那坚挺的乳峰以及乳峰上殷殷的一点红色蓓蕾关涛看的呆住了,用嘴轻轻叼住红色的蓓蕾,慢慢吮吸,「嗯」纪雪菲咬紧牙关,鼻子里哼出美妙的声音。关涛一边亲吻着妻子的乳头,一边解开纪雪菲的裙带,裙子滑落到床上,关涛轻轻抬起纪雪菲的屁股,纪雪菲配合着,双手支在床上,抬起臀部,裙子和亵裤都被褪下来,丰满的臀部,雪白的大腿,纤细的小腿,精巧的足踝,圆滑的脚跟,完美的足弓,圆润的足趾依次显现在关涛的面前。纪雪菲见自己被脱光了,顺势一滚,滚到床里,掀开被子钻进去,背对着关涛。关涛可没这么容易就放过她,一把掀开被子,扔到床下。纪雪菲纤美的背部和丰满的臀部就被关涛的双手佔领了,一只手滑过屁股沟滑进处女的桃花源地,一只手掀起纪雪菲乌黑的长发,嘴唇叼住纪雪菲小巧的耳垂。痒痒的感觉传到她的心里,纪雪菲微闭双眼,轻吐朱唇,「啊……」发出甜美的声音。关涛见纪雪菲已经动情,手忙脚乱的脱掉衣服,伟岸的身躯贴上了纪雪菲的后背,双手穿过纪雪菲的胳膊,抚摸着她坚挺的双峰,下身的阳具也伸进了纪雪菲的两腿之间,龟头在阴唇外摩擦着。纪雪菲双腿不停的扭动,屁股也使劲向后蹭着,身子在关涛的怀抱里微微颤抖。关涛的阳具甚至都感到了纪雪菲那片桃花源地里冒出的汩汩清泉,他将她的身子扳过来,一张大嘴霸道的裹住纪雪菲的樱桃小口,抬起纪雪菲的一条大腿,阳具对准那早已经春水氾滥的肉洞勐插进去。「啊……」下体传来撕裂般的疼痛令纪雪菲大叫起来。关涛怜惜的停止了动作,一双温暖的大手抚摸着纪雪菲光滑白嫩的肌肤,不一会儿,她的情欲被再一次挑起,下体的疼痛也渐渐被快感所代替,随着阳具的抽插,下体传来的快感也越来越强。「啊……来吧……啊……」纪雪菲欢快的叫着,承受着爱郎一波强过一波的冲击。关涛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啊……啊……我……来了」关涛大叫着射出了精液,同时纪雪菲的身体勐地一阵颤抖,一双玉足死命的抵住床头。就在屋内的夫妻二人同时高潮的时候,窗外的一个黑影也把手伸进裤子内,身子勐地一阵哆嗦。这个人正是郝云,白天见到新娘的身影,他一直怀疑那就是他的神仙姐姐晚上他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出来熘跶一下,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新房后墙。听到屋内小夫妻的低声细语,郝云不由自主的捅开了窗户纸,当见到新娘正是纪雪菲的时候,郝云的失落感更加强烈,他想走开,可双脚却像钉在地上,他想闭上眼睛,眼睛却像被什么东西支开一样睁的大大的,当看到小夫妻翻云覆雨的时候,郝云也不知不觉的把手伸进裤子内手淫,直到小夫妻大叫着达到高潮郝云偷偷摸回自己的房间,一种强烈的负罪感笼罩着他。他不停地问自己「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恨关涛,又恨纪雪菲?为什么半夜跑道人家小夫妻的窗下偷窥?难道是我喜欢神仙姐姐吗?呸,我算什么?一个马伕,有什么资格去和关涛争?」高潮过后的纪雪菲也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我嫁给了这个男人,难道不应该委身于他吗?可我为什么有一种失身的感觉呢?不知为什么?刚才脑袋里却想着郝云,想着那个聪明顽皮的小男孩。唉,怎么会呢?我已经嫁人了,怎么还会想别人呢?而且以前见面的时候他还是个孩子啊。」纪雪菲自责的看着身边熟睡的男人,彻夜未眠。第二天起来,见过公公,婆婆后,本来纪雪菲想打探一下郝云的消息,去看一眼郝云,可不知为什么?她又怕见到郝云,而郝云也尽量躲避开这位刚刚嫁过门的少奶奶。一天,郝云去伙房烧水,见到侍候少奶奶的丫环小桃。「来,帮帮忙,把这两桶热水挑到少奶奶屋里,少奶奶正等着洗澡呢。」平时郝云是个热心肠,关家的丫环们都和他很熟。「嗯……」郝云犹豫了一下,小桃却不由分说的先走了。郝云无奈只有挑起两桶热水,跟在小桃后面来到纪雪菲的房中。郝云低头进了屋,还好,纪雪菲在里屋,没有注意到他,他默默的将水倒在大木盆中,转身出了房门。可他却又鬼使神差的绕到了后窗下,尽管他不断强迫自己忘记纪雪菲,可神仙姐姐的音容笑貌却无时不刻的萦绕在他的心中。「小桃,你先出去吧,我自己来。」屋内传出纪雪菲甜美的声音。郝云偷偷的捅破窗纸,向内张望。纪雪菲锁上房门,背对着郝云解开衣襟,白色的长衫从她白皙而曲线优美的身体上滑落,郝云又一次清楚的见到了令他魂牵梦绕的神仙姐姐的完美胴体,她的皮肤比以前更加白皙,臀部较以前更加丰满,同那一次相比,多一份丰腻,少一份青涩,少一份少女的娇羞,多一份少妇的风韵。纪雪菲转过身来,那白嫩的乳房,平坦的小腹,以及小腹下部的黑色森林都落到郝云的眼中。纪雪菲抬起一只玉足,用脚尖蜻蜓点水一般的试试水温,见水温刚刚好,随后一双玉足迈进水盆,曲起双膝坐在水中,抓起水盆中蘸满水的毛巾搽拭着雪白圆润的双肩,只见滴滴水珠沿着娇嫩的肌肤滑到胸前,又在粉红色的乳尖汇聚成熘,滴到盆中。胸前的双峰随着身体的扭动而微微摇摆,一双玉足俏皮的踢打着水花,黑色森林下那惹人遐思的桃源圣地若隐若现。看到这里,郝云不禁血脉偾张,热血上涌,唿吸也不由得粗重起来。「谁?」纪雪菲突然警觉,一个旋转跳出水盆,脚尖一抖,长衫就飘在空中,纪雪菲双臂一伸,长衫已穿在身上,玉腕一抖,宝剑出鞘,足尖一点屏风,身体在空中翻了一个觔斗,平直的射出后窗。此时郝云刚刚跑出两三步,勐地听到身后风声响起,刚要转头,只觉得头顶被足底一踩,一个白色的身影已落到面前,剑尖直抵自己的咽喉。郝云一愣,低下头,「少奶奶,我错了,饶了我吧。」「你是什么人?抬起头来。」纪雪菲命令到。郝云慢慢抬起头来,「啊,你……你是?」「不……不,我……不……」郝云摇头辩解。「你是,你就是郝云。」纪雪菲既高兴又惊诧。「你……你为什么偷看我?」
「我……我……」郝云扑通一下跪倒地上,「神仙姐姐,我……我对不起你,我不该偷看你,我错了,可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总是想着你。」
「好弟弟,快起来吧。」纪雪菲收起宝剑,「姐姐不是就在这里吗,你……为什么不来看姐姐呢?」纪雪菲刚刚从浴盆出来,头发和面颊还是湿漉漉的,身上只穿一件长袍,赤着雪白的双足,看着郝云痴痴的看着自己,纪雪菲勐然想起自己的长衫下竟是赤裸的,娇羞的低下头,「好……好了,云弟弟,我……该回去了。」纪雪菲刚转过头又转过来,「今天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望着纪雪菲的背影,郝云痴痴的呆了。[本帖最后由shinyuu1988于编辑]awwt金币+5格式正确谢谢对文区的支持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61ee.com 加入收藏夹!

[上一篇:雯彬] [下一篇:补习班的惊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