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屌耕屄田好时节 - 91微拍网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64ee.com 加入收藏夹!

娘,30多岁了,一米六几,很端庄,村里的人都说看娘的样子总比她的实际年龄要小好几岁。以前我没想到过,但是现在慢慢把村里的女人一一数出来,我娘肯定是很不错的。
由于年轻的时候去广东打工,娘早已是经过洗礼了一翻,看上去总要比一般的村姑年轻,跟着几个乡下女人站到一快时,你会发现我娘的超凡脱俗。她并不妖艳,自然而能吸引男人的眼球,也许是因为娘在广东呆过,人开明了很多,又会稍微打扮,所以跟娘在一起时,我觉得很舒适,我特喜欢跟娘说话,和娘呆在一起。

晚上,我就像以往一样到了时间就爬上床,可是我躺下了很久也没有入睡。

“用力点,你行不行啊?”

“废话!插你别哭!”那该死的二牛跟那女孩的声音老在我耳边回荡,勾得我的心荡漾。我真希望那女人说那句话时是对我说的,而后面娘抱住我时那女人的胸部给我的感觉更令我心跳。想着想着,也不知道到夜里几点,只知道很晚了我都没睡着。

第二天也不知道几点了,我只睁开眼看见是白天又睡了过去,赖床了。昨天没睡好人捆得要命就赖在床上不起了,而自己却没有完全睡着。过了一会我听见了脚步声,我知道那是有人走进了我的屋子,不用说当然是娘。

我当然知道有人进来了,可是我却装着睡着没发觉,只眯着一条缝看看娘要做什么?

娘拉开了我的蚊帐,我看到她嘴巴都张开了却没有叫出声来。我继续装着睡得很死,而娘似乎不忍心惊醒这个熟梦中的孩子。

我们这里的夏天是很热的,所以晚上睡觉根本不需要盖什么被单,而我早也习惯了在席子上只穿一条小裤衩睡觉。我相信娘也不知道多少次看我穿着小裤衩睡觉的样子。

而今天娘却在我床边看得那么久,难道昨天的事在她心里也起着变化了吗?

“小捣蛋,都12点了,都没醒。”娘默默自语,接着坐到了我的床边。娘轻轻地摸着我的头发,接着划过我的脸,在我稍微强壮的胸部停留了好一阵,然后再抚过我的小肚。我觉得有点痒痒,不过还是忍住了。

娘的手在我小肚上停了许久,我也以为她的手收住了,可是我错了,她的手最后还是继续向下探去。娘的小手竟然隔着裤衩试探起我的小弟弟,娘的手是很温和的,就想爱捂一个宝贝一样,我感觉很美。我很是喜欢这个感觉,所以我宁愿假装睡得像个死猪能去多些体会。

我是假装睡着没有醒,可是那个不争气的小鸡鸡却丝毫不会掩饰,娘的手才刚爱捂过去就雄赳赳地搞起义,忘记了谁是他的主人。

我感觉那个平时那个软棉棉的小鸟此刻变成了肉棒,娘的手爱捂着这跟肉棒久久没有撤退,我却被弄得痒痒的,憋得好难受。

“原来都那么大了,真是个小伙子!”娘自语,显然没发现我是假装的。

娘就这样一直摸着,搞的我小鸡吧痒死了,憋得我好难受,而娘的手却像被胶水贴到了我的裤衩上没有离开过一秒钟。

就在我想着如何“解救”的时候,我屁股眼肌肉绷紧。“卟~~~~~ ”一个响亮的放屁。这个响屁把娘吓了个半死。不但她的手被震了回去,人也一闪飞出屋去。

我有点感激这个响屁,因为它一定程度上“解救”了我,避免了我痒死的尴尬;但是我更讨厌它,因为娘摸得我很舒服。

吃饭的时候,娘坐在小桌子对面,她瞧我的时候眼神变化了许多,满眼都是多这个儿子的欣赏,倒是我底着头不敢正视娘,因为我很心虚。是的我也想在娘睡觉的时候去摸她的乳房,去摸她的阴部,甚至想去吻一下,咬一口。

我知道这多少是邪恶的,可是我忍不住去想,只是我那时没发觉到,现在回忆起来——那时娘已经在我心底默默地地位改变了,娘不再是娘,而是我性爱的对象,不要说只是性爱的对象,我们之间的这种感情是无法比拟的,超越了一切坚强存在。

我明白,这就是恋母情节,而娘却也是一样的;她对儿子的疼爱也已经升华,恋子情节已深深打入她的心窝。我们之间擦出火花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而且条件允许。

从那一次,我强烈的等待着机会,去爱我的亲娘,渴望和她一起分享那玉米地深处的快乐

[/td][/tr]
第2 部

等我回到学校的时候,我的心还是无法平静,对女人也开始研究起来,还专门找来《生物》课本翻了好几篇,那女人的身体是那么的神秘,让人向往。

上课的时候,我开始瞄班上的小女生。那些漂亮点的,都逃不过我搜寻的目光,特别是那些胸部又高有大的简直成了我的最爱。但是再怎么看,小女生就是小女生,发育不全,对比我娘,我想说:看看你们胸前的两个“小笼包”!又小又干!怎么见人呀。

娘也许跟这些小女生一样年纪的时候也是小笼包,可是我没看见。我只知道现在我看到娘的是两个很大的蛋糕,虽然我没尝过,但我知道那味道很鲜美。

一想到我娘,我对帮上的女孩就多少提不起胃口,虽然乡下穷点,可是有娘这样一个标致的人陪,我也另一翻快乐。

对娘的感情悄然间起了那么大的变化,我便常常想起小时候和娘在一起的情景。

我最愿意想起,最骄傲的是娘的奶水。家里就我一个小孩,老爸又不在家,娘除了干些农活,她把很大的精力放到了我身上。我记得娘很疼我,在我开始有记忆能力的时候娘就一直喂我奶喝了。

我记得四五岁的时候,娘开始教我数一,二,三,到后来教我算加减。刚开始我就跟着娘在房子里读书,可是屋子外面一传了邻居小孩的嬉闹声我就坐不住了,我总想往外跑。

可是这时娘就会拉住我的手不给我出去,我于是又哭又闹,娘每次都急忙把嘴巴贴到我耳边悄悄对我说:“乖,我们算数,你算对了,我喂你奶喝。”然后她就解开衣服扣子,露出一个白嫩嫩的乳房,把乳头递到我嘴边!

乡下的孩子少有糖吃,有甜的东西谁愿放过啊。我张大了嘴巴就含住娘的乳头狠狠地吸上一大口,那味道美极了。

想起来我觉得娘好小气,每做对几道题才给我吸两口,我常常和她一坐下来学习就要2 个多钟头,而且还总是喝得不够。

娘的这招很灵验的,就是因为这样,我的成绩一直都那么好,在学校里老师很是欣赏我,说我将来大了一定能考大学。

等我每次考了好分数,回到家把老师夸奖我的话在娘的面前重复一遍时,娘都会把我抱到怀里,用她的奶水奖励我,在她看来那已经不是一般的奶水了,而是培养着我的智慧之水。

有时我也会在娘给我喂奶时,用小手去摸她的乳房,那时的想法是单纯的。

当我的小手把娘的乳房弄得很过分的时候,娘就会在我手上夹一下。

回忆是无比甜蜜的,于是我对娘的爱慕与渴望愈加强烈。我私下发誓,我一定要再喝到娘鲜美的奶水,而且还要狠狠地插她的穴,我无比地爱着亲娘,只有狠狠地插在她的阴洞里,那才是真爱,我是她的儿子,但我也要拥有那分和娘融合的快乐。

我不知道自从上次和娘分开后的接下来几天我是怎么熬过来的,我觉得日子过得很漫长,仿佛我等着回家看望娘都等老了。

当星期六一放假的时候,我立刻跳上自己的自行车向家奔去,一路没有停过,就连半路上的那个高坡我也是一口气踩上去的。我已经是一个强壮些许的少年,而回家看看娘就是无比冲动的力量,一路上我的车子踩得飞快。

等回到家时,门还是锁的。我装了一瓶水就跑向五里去了,我知道娘一定在那里。当我的步伐每向前迈进一步,我就愈发心跳加速。

当又来到二牛插穴的那块玉米地时,那天的事仿佛就在眼前,我的小鸡鸡自觉地又自发换成了棒子。就在这个时候,我脑海中灵光一闪,我把水瓶扔进了玉米地深处,因为我有了一个坏主意!

“娘!~~~ ”我一看见娘就大叫。
娘转过头来,她笑了,好象她很早就知道我会来一样。

“娘~~”我走到娘的身边又甜甜地叫了一声。

“民儿,我猜你今天可能回来的,没想到真的回来了!”

“娘,我想你就回来拉”

娘笑了,笑得很欣慰,因为我第一这样对她说,我想她。其实我没有说完,在我的心里我还继续在对她说:“我想你,想喝你的奶水,你的奶水很美,很美的娘想我吗?因为我爱你。”

“我一会给你摘玉米,现在先把地里的草拔掉”娘说道。

“恩!娘,我和你一起拔!”于是我和娘就开始动手了,地里的杂草被我们拔了不少。

天还是很热的,娘只穿着一件白色的上衣,很薄,就连她的的乳罩轮廓也看得十分清楚,乳罩也是白色的。娘是这样的,干活也穿得很干净,她也发觉自己长得标志吧,所以比较在意自己的穿着。

当娘弯下腰去拔草的时候,我就从她的领口向里面望去,啊!娘的乳沟!那白色的乳罩,都让我偷看到了。当娘把草拔起的时候,乳房就跟着动作一挺一挺地,我看得都快呆了,好想伸手去摸。

“民儿,你把水放在哪?娘口有点干?”过了一会,火热的天气终于起效应了。

我心底一阵高兴,可是我还是一本正经说道:“娘,你没叫我带水来啊。我来的时候没带呢。”

“捣蛋!你怎么把水都忘记带呀!”娘很不了解。

“我回来只想早点看见你,谁记得那么多啊,娘!”我装得好委屈。

嘻嘻,娘笑了,好象对我的解释十分满意,她没再怪我了,继续弯着腰拔草。我于是就陪着娘继续拔草。

过了一会,我脸上掉了好多汗,我感觉时机成熟了!“娘,我的口好干啊!”

我简直对自己没带水感到后悔万分!

[/td][/tr]



[/td][/tr]
[/table]“哼!你自找的,谁让你没带水来!”娘好理直气壮,好象早有教训我的意思了!

“娘,口那么干怎么办啊!”我问得好傻。

“民儿,这里没水啊,等回家在喝吧!”娘很实际地安慰我。

“我怕我半路都口渴死掉了!”我撒娇。

我的撒娇很有威力,娘自小就怕我撒娇,万事都依我。她站直了,面对着我,露出一脸的难色,因为娘很疼我,她是不会让我委屈的。就这样,娘一句话也没说,默默地看着我,希望老天能给她找找办法救救她儿子。就这样她看了我好久。

“娘,让我再喝一下你的奶吗?”我简直以哀求的语气说出这道话。

娘一听到这句话,眼都睁大了,可是很快又恢复了平静。露出久违的笑容,但也但着几分顾忌。

“我小时候,你不是一直喂我和奶的吗?娘!我真的好口干呀”我的撒娇势必粉碎娘的一切顾虑。

“好吧。民儿,你过来”娘亲和地说。她环视四周,见是玉米地深处,都处都给绿色的玉米叶子遮挡住了,于是她终于解开了衣服扣子。

我迫不及待地走上前去,帮解她的扣子,我发现那时娘的脸有些发红。毕竟我都比她还高呢,而且相信她也看见了我跨下一直鼓立的小堡垒。

四支手,一两下就把娘的衣扣全解了,当我把她的衣角翻开时,她那雪白的乳罩完全展现在我面前,我把她的乳罩往下一扯,娘的乳头马上露了出来。娘的乳头很巧妙,而且是挺立的。

啊,这就是一直伴着我长大的娘的乳房吗?那么美,那么白,那红润的乳头显得那么有灵气!

我弯下腰就含住娘的乳头猛吸两口,嘴巴离开乳头时还扯出清脆的响声。

“看你急的,跟小时候没分别!哼”娘一把推开我后自己动手解下乳罩,显然没把乳罩解下就去吸娘的乳头把她弄得很不舒服。

就在这玉米地的深处,娘再一次让我看到了她的两个饱满的乳房。娘的脸虽然被晒得有点黑,可是脖子以下竟然是那么雪白,看来这里是多么的拒绝阳光啊。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娘的两个乳房,盯着乳房上那鼎立的小乳头。我曾经看着这两个乳房不止上百次,可是我今天才发现娘的胸部那么迷人,让人心跳。娘的乳房微微有些下垂了,可是我觉得娘的乳房一定是世界上最美的。

娘看着我,且羞涩地用两手捂住我眼中比任何小笼包都要更胜一奏的大蛋糕:“捣蛋鬼,娘的胸部有怎么好看的,你都不知道看过多少次了!”

“娘,你好美”我脱口而出,这是真心从我心底想说的,我对亲娘最由衷的赞美。

娘娇羞地转过脸到一边笑,显然她很喜欢我这样的坦白,看得出很少有人这样直接地赞美她。

我把手放到娘的手上。就这样,我的手下是娘的小手,娘的手下是她迷人的乳房,我握着娘的手在她的乳房上划圈,而娘并没有拒绝。当我把娘的手剥开后,我的双手就贴到了娘的乳房上,我直接体味娘胸部的味道:那是柔软!

我拱着腰,大力地捏着娘的乳房,用手指夹住她的乳头,伸嘴去吸她的奶。

然而可惜的是娘的奶水早已经干涸了,我喝不到娘的奶水了,但我却喝到了那份最伟大的母爱,甜不在嘴上,甜在心里。

“民儿,你站着喝奶我不舒服啊,你站得也不舒服吧!”娘看着我一直拱着腰很是心疼。

“恩!”我用鼻子回答,嘴巴却紧紧啃着娘的乳头不放。

“我们坐下好吗?”娘说完就搂着我的头坐到了玉米地上,而我就两手撑着地,像个羊羔一样跪在地上吸着娘的乳头。

“啊!民儿,你这是喝奶吗?你的舌头怎么那么不老实!”娘在责备我那灵活的舌头。我刚才的确是在吸娘的奶,但现在我却在用我的舌头刺激娘的乳头,娘被我狡猾的舌头弄得直痒痒。我觉得自己在这方面很有天赋,虽然是第一次这样喝奶,但喝得很有风格。

“捣蛋鬼,娘痒死了”说完她用手猛推我的肩想要解救自己。可是今天的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娘没把我推开自己却倒到了地上。我乘机跟上去,一屁股坐到了娘的小肚子上,把娘的的腰紧紧地夹在我的两腿间。

娘睡到地上也暂时解放了她的乳房一阵,因为我吻不到她的乳房了。于是我就坐在娘的上面,两只大手摁住娘的乳房,又是捏又是抓,娘的乳房很有弹性,我摁得很是舒服。

而娘也握着我的手,这次却变了。娘的手下是我的大手,我的大手下是娘柔软迷人的乳房。我轻轻摁着娘的乳房,我看见娘闭上了眼睛,我想她一定是在仔细品位这种美妙的感觉。

我看见娘把眼睛闭上了,就俯下头去,在娘的嘴唇上吻下去。那是我的初吻,一个男人最诚挚的初吻,我献给的是我亲爱的娘亲,我愿意。

当娘感觉到我的嘴唇就吻到她嘴上时,她左右摆头想避开我的吻,可是我总是追上去又吻住不放。最后娘放弃了逃跑,张开嘴巴伸出舌头来迎合我,我把娘的舌头吸到嘴里,感觉全身都麻醉了,那是乐坏的。

当我把头抬起的时候,娘睁开了眼睛。她忍不住笑了,那是甜甜的笑意。

“你在干什么,我的小捣蛋?”

“我在爱你,爱我的娘呀!”

“宝贝,我也爱你!”说完,娘主动抬起头想要吻我,而我当然孝顺低下头去吻她。而这时本来娘的本来是抱着我的腰的手挂到了我的脖子上,以一种无法抗拒的威力拉着我去亲吻她。

我吻着娘的额头,吻着她的嘴,吻着她的乳头,吻着她的小肚子。当我吻到娘我小肚子时,我试着去解开娘小腰间的皮带。

皮带自然是扣得紧,但还是被我解开了。当我抓着娘的裤头突然间往下扯时,娘急忙伸手想拉住自己的裤子,可是却被我占了先机她无法挽回了,娘的裤子一刻间被我拉到了她的漆盖处。就这样娘的内裤完全暴露在我眼下。

娘的内裤也是白色的,还印着一些花纹。我看见娘的内裤湿了一大片,于是问道“娘,你的裤子怎么湿了?”我的确不明白。

“笨蛋,那是汗,天热流汗啊!”娘解释。

当我试着也把娘的内裤扯下来时,我却没机会了,因为她的双手死死地抓着自己的内裤不放。上面没有突破口,我只能从娘的裤管下手,我把娘的内裤管往上提,再往中间拉。我看到了漆黑的一片,那是娘的阴毛,黑茸茸的。

我于是伸手去摸娘的跨间,可惜我只能隔着娘的内裤摸娘的阴部,我感觉娘的阴部很柔软,暖暖的,可是我就是看不到女人用来小便的那个洞,因为娘一直不肯松手,我最多只能看到她的部分黑茸茸的阴毛。

就在我还想继续进攻的时候,玉米地外穿来人们的走路的声音。这玉米地到处都是长长的叶子,从玉米地旁边路过的人是无法知道人们在里面做什么的,可是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我急忙从娘的肚子上跳起来,而娘也急忙爬起来整理衣物。当我们步出玉米地时看见了村里来摘玉米的小孩,我们装得若无其事,两个人都显得很平静。

在回去的路上,我很高兴地瞄着娘的全身,我觉得娘每走一步,每个动作都那么让我心动。
第3 部

吃过了晚饭,我就到大伯家去逛去了,还有村里平时要好的几个伙伴,但是他们都不读书了,我回来也常去找他们聊天的,谈话中他们对我很羡慕,因为我不仅考上初中,而且成绩一直都那么好。我也喜欢更他们交往,我觉得自己有些虚荣的,他们的赞美让我有一种优越感。而我知道,我的成绩一直那么好,跟娘的功劳是分不开的。

等都晚上9 点多时,我回到了家里,当我推开自己房间的小门时,我看见我的床边坐着一个人——我的亲娘!

“娘!”我叫得很响,今天下午发生那些事后,我和娘的距离亲近了不知道多少倍。

“民儿,去逛要知道早点回来,你看都9 点多了!”娘很不乐意,我太贪玩娘就要生点气的。

“娘,知道了!下次我回来晚了就给你打屁股!”说着,我给自己的屁股上拍了两掌。

“都那么大的人了,还打屁股,你不羞?”说完她笑了。

娘一笑,什么都好说,于是我坐到了娘的旁边。可是我屁股刚碰到床板,娘就把我推了起来。

“先别坐,试试这两条裤子!”于是她从身后拿出两条新裤子,裤子一看见知道刚买的。

“娘,你真好,什么时候买的!”我拿一条在我前面比划!

“昨天。你试试,看合适不?”娘看得出很想知道结果。

我解开了自己的皮带,可是刚想把裤子往下脱时感觉很难为情,因为娘就坐在我前面,而且她在看着我。

“娘,你先出去一下吧,我穿好了叫你来看!”我建议。

“小捣蛋,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的小鸡娘都不知道看过多少次了!”娘嘲笑我道。

“难道我的小鸡不会长大啊?”我抗议地说,还带着几分神气,我的骄傲是有理由的,我的小弟弟一直都很争气,洗澡时我就看见我的同学的小弟弟比我的小许多。

“你小时候是娘的儿子,长大了也还是;小时候娘看过你的小鸡鸡,长大了娘也还要看!”娘说得很理正。

“给你看了,多难为情啊!”我试着最后的机会。

“小捣蛋,那你今天脱娘裤子娘就不难为情啊!”娘又把我劈了。

今天下午!啊,一想到今天下午的事情,我真想给自己一巴掌。我想的,盼的不就是为了娘吗?

“娘,我知道了!”于是我说完,把旧长裤脱了下来。做了一个深呼吸,干脆把我的小内裤也脱了下来。

娘捂住嘴巴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笑出来,他一定觉得她眼前的儿子“傻”急了,而且她做梦也没想到我真的会如此一招。

我的小鸡鸡关键时候终于没有掉链子,就在我退下内裤的10多秒钟内他马上又垂头的小乌龟变成鼎立坚硬的小炮,就在娘的面前,他充分地表现了自己。娘也亲眼看见了我小弟弟在短短10多秒种内的锐变!

我就这样,上身穿着一件圆领短袖,下身一丝不挂走到娘的面前。当我站到娘的面前身手要接过她帮我买的新裤子时,娘倒是傻了。她抬头看了看我的脸,又低下头瞄我的小鸡鸡,她那时吃惊的神情说明了在那一刻娘的心底也是那么的一翻冲动。她不仅看到了我那坚硬的小炮,她更惊异的应该是我小炮旁边那疏稀阴毛——我的鸟毛。

其实我早发现自己小鸡旁边开始长毛了,刚开始的时候只有几根,洗澡的时候我嫌它们碍眼,于是抓住两跟用力一拔。不拔则已,一拔就像针刺一般刺痛,痛得我都快要失声呼叫。都后来我不敢再对我的阴毛出手了,它们却得寸进尺,越长越多。等到娘看到的样子时,我的鸟毛已经具备一定规模了。

可是比起今天我撩起娘的内裤看到娘的阴毛相比,真是小巫见大巫。虽然只是稀疏的阴毛,但足以证明我已经是个强壮的小男人,虽然只是稀疏的阴毛,但是陪在我坚硬顶立的钢炮管下,他们也足以让任何一个女人为之着迷,为之疯狂。

在我这个小房间的灯光照耀下,我看见娘的脸变得通红,虽然她曾看过我的小鸡鸡千百次,可是这一次却让她看得春心荡漾。娘的目光一直射向我那充满男子气概的地方丝毫离开不得,她羞涩地不敢去看,可是她又不忍心不看——她知道那是我最乖的童子鸡。

娘是看傻了,那是非常情有可缘的,老爸长年在外,她一个人守在家里照顾孩子,而且娘又是善良贤惠的女人,她一定好需要地方发泄她狼虎之年那旺盛的性欲,可是她不得不忍住了,因为她是个好女人——她忠于自己的丈夫,疼爱自己的孩子。

也许正是因为她太疼爱自己的孩子,她心底的那道伦理防线在这一刻被她亲爱的孩子冲跨得落花流水,在她面前的她看到的已经不是单纯意义上的儿子了。

看到娘呆了,倒是我主动从她手中拿过了裤子自己穿上。我麻利地穿上新裤子后对娘说道:“娘,你看合适吗?”说着,就像个模特一样在她面前来了个转身。

娘这下才反应过来,她从床上站了起来,然后半跪到地上帮我拉直裤脚,然后轻轻拉扯我的裤管,这些动作都是测验一条裤子是否合身必须的。娘还张开手指,摸我腿上的裤子的布料。

也许是她故意的,也许是她无意的,她的手总在我两腿间检查布料时不小心触碰到我一直鼎立的小鸟。被娘的手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刺激到,我感到下面的刚炮涨得快要爆炸了。

新裤子的里面我的秘密地带是真空的,可是被娘弄得鸡吧无比涨大,新裤子是很合身的,可是因为小鸡的涨大却不合适了,我感到十分不舒适,因为裤子压得我的小鸡鸡又紧又难受,简直透不过气来。

于是我索性拉开裤子的链子,把鸡吧淘出来让他自由自在的。

娘没说什么,继续帮我检查裤子,认由我的鸡吧在她面前晃来晃去。娘表面上装着什么都没发生,可是我知道她坚持不了多久的,因为我看到她的脸已经无比红润荡起春潮,她的胸部一起一伏得十分厉害,仿佛那个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到了这种地步,我不得不佩服娘的忍耐能力,我知道我坚持不了了,于是我把屁股往前一顶,娘由于是半跪在地上的,我的鸡吧于是重重地顶到了娘的脸上。

娘防不胜防,一屁股跌坐到了地上,她抬起头往着我,丝毫没有责怪之意,倒是显露出一种渴望与期待。

就在四目相对时,我的眼神变得无比的征服与侵略,而娘的眼神却变得温和柔情。眉目之间,娘一定听得见我从心底发出最强烈的声音:娘,我长大了,我深爱着你,让我们来做爱吧。而娘的眼光回应:你一直是娘亲爱的儿子,你想要的娘都会尽量满足你,来吧,我的宝贝。

我俯下身去,一手放在娘的腰下,一手抱住娘的两脚,然后双手用力往上提——我竟然把娘抱起来了,娘在我怀里就像个温驯的小羊,她的双手挂到了我的脖子上。她又笑了,笑得很羞涩,笑得很迷人,她一定为我能轻易地抱起她而兴奋。

我把娘抱到了床上,轻放下来让娘睡倒在床上。我于是又一次跨到了娘的小肚子上坐下,再一次把她的腰部夹在双腿间。

我解开娘的扣子时,我发现娘的胸罩是红色的,原来娘已经洗澡过了,节净的身体发出淡淡的清香。淡淡的清香简直就是疯狂的针剂,我接下来动作变得更加急速蛮横。我很快脱下了娘的上衣,扯开她的乳罩扔到床的一头,然后就猛地低下头去啃娘的乳头,两手捏她的乳房。

我又是咬又是啃的,急得娘直呼:“民儿,娘都给你,你慢点,慢点……”

我又怎么慢得下来呢,娘越是这样说我越是亢奋,抓着她的裤子就使颈往下扯,这次我聪明了,我不再是一件一件地脱娘的裤子,而是连同娘的内裤长裤一起扯下来的。

娘没想到自己一下子竟然被我那么快就脱得精光,只得本能的用两手遮住她的阴毛不让我看见。看到娘已经一身不挂地睡在我的床上了,我放心地又跨到了娘的肚子上,摁住她的乳房,低下头去要吻她的嘴唇。

就在我的嘴唇快吻到娘的嘴唇时,娘用一只手把我的头推开,接着感到娘的另一只手抓到了我的鸡吧狠狠地捏了一把。

“捣蛋鬼,难道你要穿着衣服来插娘的逼吗?”娘讽刺我道。

听到娘的话,我才把目光转到自己身上,原来我一直还穿着上衣,穿着新裤子,只有我的棒子穿出链口,直顶顶的露在外面——他被娘的手给抓住了。 “呵呵,娘,我这就脱衣服!”娘终于松开了抓着我肉棒的手,让我脱去裤子和衣服。

等我快速的脱得精光后,我马上趴到了娘的身上。娘是精光的,我是精光的,原来我们精光的触摸是这样的惬意。

娘这下终于让我吻她的嘴唇了,而且十分配合我的动作,甚至在引导我去接吻,我们的舌头纠缠到了一起,脚也纠缠在一起。我在上,娘在下,我可以放肆地去摁她的乳房,去实验她乳房的弹性;而娘紧紧地搂着我的腰,等待我去刺激她,去触摸她爱捂她。

我怎么也忘记不了我见到娘的阴部的情景,等我玩够了娘的乳房的时候,我把头往下移,娘的手就只能抱着我的头了,手指插到了我的头发里。我目不转睛盯着娘那一大片黑茸茸的阴毛,用手去拨弄这些灵气的阴毛。娘的阴毛很光滑,很浓密。当我用两手把娘浓密的阴毛拨开,我看见了,我终于看见了娘的穴。

娘的穴对我来说是无比奇妙的,宽阔的外阴,小巧的小阴唇,还有那个浮动的洞缝。我于是把娘的腿拉得更开些,用拇指拨开娘的小阴唇让娘的洞缝畅开,我眯着一只眼睛向洞缝里瞄去,什么也看不见,只是觉得这个洞好深。

我看见娘的小阴唇,大阴唇都湿透了,甚至连屄洞旁边的阴毛都弄湿了。于是我低声说:“娘,你这里流了好多汗!”今天下午,娘对我说那是汗的。

可是我没想到,我这句话一说出口,娘就笑了,带着多少有点讽刺意味,还推开我的手,把大腿都合拢起来,显然她还是有点害羞。
我又一次把娘的两腿强行分开,拨开她的阴毛和阴唇,等到那个缝一出现的时候,我屁股向前一顶,坚硬的小鸡吧顺利地直直插入娘的中。娘被我刹那间的插入惊得被闪电电中一样,全身打了个寒战,还忍不住叫出“呀!”的声音。

“捣蛋鬼,轻点,娘会痛的。”然后她就收紧屄,把我的鸡吧紧紧含住。

娘的屄暖暖的,而且又有弹性,我的小鸡吧在里面感觉不在那么涨痛了,好象娘的屄把那些涨痛统统吸收了,留给儿子鸡吧的全部是舒适。

“娘,知道了,我慢慢来!”我还是很听娘的话的,我压在娘的身上,慢慢抬起屁股,然后再轻轻地插下去,肉棒就这样在娘的屄里一进一出,一进一出反反复复地抽插,每插出一次都感觉特清爽,每插入一次都感觉特亢奋。娘也是一样,她的呼吸一次比一次急促,胸部起伏越来越明显。

我抽插得越来越舒服,抽插得越来越快,我感觉我的鸡吧开始变得灼热起来。当我插得很凶的时候,娘的呼吸越急促,可是突然间我觉得鸡吧涨热想尿尿。

“我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尿尿呢?怎么可以尿在娘的逼里呢?!她会发气的呀”

我急忙把鸡吧从娘的里拔出,用手大力地捏住不尿出来。

娘看见我突然把鸡吧拔出来,于是伸过手来抚摩我的脸心疼地问:“民儿,你怎么了?是不是来第一次跟娘这样你不习惯?”

“娘,我只是想尿尿,刚才差点尿在你里面了。还好我拔出来得早,终于忍住了!”说着,我得意的笑了,我好高兴自己没尿到亲娘,不然她一定不高兴。

娘又笑了,还一个颈地摇着头“小笨蛋,原来是你来了!”

“娘,什么我来了?我不是一直在你身边吗?”我对娘的话疑惑不解。

“民儿,你趟下,一会你想尿就尿出来知道吗?”娘说完就把我摁到床上,我躺下后她就抓起我的小鸡吧对准她的屄洞后,活生生把我的鸡吧吞进了屄洞里。

娘这时一点也不像先前那么温柔了,她快速地抬高屁股,然后再重重地压下,把我的鸡吧齐根吞下,娘一次又一次,狂野地对我的小鸡又吞又吐的。

几十下之后我感觉我的鸡吧又开始涨热了。其实娘这样主动我还是很舒适的,她骑着我还是我骑着她都是一样的,我们都一样快乐畅爽。

就这样抽插许久,我的尿意又涌了上来!

“娘,你慢点,我快尿急了。”我发现不适后急忙提醒娘亲。

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娘一听到这句话不但没顺我意思慢下来,还把屁股抽动得更加厉害,就跟发疯了一样。

我感到鸡吧跟火一样灼热,从鸡吧根底像被电过一样遍及全身。“啊!”我忍不住低吟,鸡吧再也不能抵挡尿意,像大坝泄水一样尿出来,尿在了娘的屄洞里。

娘看见情况后疯狂地抽了几次屁股之后,自己也“呀”的一声,然后整个人趴倒到我身上,我感觉娘的屄洞还在微微地一紧一松地按摩着我慢慢软下来的鸡吧。

“娘~~~ ”我轻声的叫。

“恩~~”娘趴在我身上回答。

“娘,对不起,我尿在你里面了”我很诚恳地对娘道歉道。

“民儿,乖,那不是尿。那是你的精液,刚才你想尿尿是因为你快要到高潮了!”

“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我怎么觉得自己的尿尿才一丁点!”

“小笨蛋,高潮之后射出一些精液后人就感觉十分的舒服,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娘问道。

“真的很舒服,娘你真好。没人跟我说过,我什么都不懂!”我感激地抬起头吻了一下娘的额头,那是我由衷的感谢,她给我上了世界上最生动的一节生理课。

娘不再说什么,摸着我的小脸蛋,微笑着,默默地看着我,神情无比幸福满足,我也是。 第4 部

当明亮的阳光从窗口照射进屋子的时候,整个房间都被点亮了,我睁开眼睛就发现原来天色不早了,凭我的经验,我猜也快中午11点了吧。

我侧过身来看见娘也一样还躺在床上,而且睡得很熟,就脸睡梦也挂着幸福得表情。昨天晚上对我们来说,一切都太美妙了,这是我们之间得秘密,是我们关系的起点。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娘这样的睡姿,赤裸的全身在白天显得更加雪白,那丰满得胸部那么有韵律得起伏,而那些漆黑的阴毛切那么有精神,就像个卫士守护这熟睡中的娘。

这就是娘的身体啊,让我无比心动的胴体,昨天一夜证明了这胴体是那么的有活力。

夜里我们疯狂地来了3 次,射了三次,而我却没有看到娘有一丝疲惫,要不是今天是放假的最后一天要赶回学校,我们做的还要多。

见到娘还睡着,我有点不可思议,娘平时早起的,今天那么晚还赖在床上,还真是少见。

见到娘赤裸的样子,我立刻又生起无限的欲望,可是我又不想叫醒娘,所以我只能轻轻去摸她,摸她丰满的乳房,这里是我的最爱。
我的手指轻轻滑过娘的乳房时,娘在睡梦里一定觉得很痒,要不然她不回扭动身子想甩开我的手。

我用手指去点击她的乳头,她就会轻轻地摆动胸部,那乳房一摆一摆的刹时好玩。看到娘被我这样刺激都还没醒,我索性站起赖,拉开娘的手和脚,把她摆了个大大的大字,然后跪到娘分开的腿边去欣赏她的穴。

这真是个美穴啊,在那些浓黑的阴毛下,这个穴那么有吸引力,我一看到这个穴,鸡吧又硬了起来。我于是用龟头去刺探娘的阴蒂,我做梦都没想到会那么刺激。我还用龟头去刺激娘的阴蒂,不出一会儿,娘的洞缝周围就湿了。我现在不再叫这些叫做汗了,娘昨晚告诉我:这些不是汗,是娘的爱液,也叫淫水。

当我感到非插入不可的时候,我抓这自己的肉棒送到了娘的口,可是当我的龟头刚碰到娘的阴唇时,娘的屁股却移走了。我这才注意到娘醒了,娘正在吃惊地望这我。

“小捣蛋,昨晚做的还不够啊!一大清早就来弄娘!”娘说道。

“娘,昨天我还想来的,是你说今天我要去学校才不给我。再说现在都11点多了!”我解释说。

听到我说11点多了,娘把头转到一边向窗外望去:“真的好晚了!你怎么不叫醒我!我还要去煮饭呢!”

“娘你睡觉的样子太好看了,我只是想多看一下才没叫你的”

娘这时才把目光移到自己身上,好象这时她才发觉自己时赤身裸体一样,又用双手去遮她的阴毛“有什么好看的,你再不叫醒我的话,你就只能饿这肚子去学校了!”娘略带责备地说道。

“娘,你那么好,一定不会让我饿着的”

“就你聪明”娘终于破涕为笑。

“娘,你太美了。你看看我这里。”我指着自己的小弟弟说道“娘,我快要去学校了,让我们再来一次好吗?我要好久才能回来呢。”

娘看见我硬绑绑的鸡吧很时心疼,一听见我说很久才能回来更时辛酸:“为怎么要好久才回来,你要去哪了”

“娘,我不去哪啊。我只是要期考了,期考要花时间复习啊,怎么回来啊。”

说完,我爬到了娘跟前,抬起她的双脚让她的穴口更充分的露出来。

“民儿,那你快点。娘还要去煮饭!”娘同意了,自己也把屁股往前移来迎合我的鸡吧。

我用力一顶,鸡鸡插进了娘暖融融的穴里,才分开一夜,我的鸡吧就那么想念这块地方了。“娘,我不吃饭了。喝你的奶就够了!”我逗娘说。

“别瞎说!”娘用力一夹算是对我的处罚。而我也不甘心,逃出来后就狠狠地刺回去反击,娘知道我来真的了,就张开双腿认真的配合我,她总是那么爱着我的,她放开了自己的圣地,让我自由地冲杀,而她自己也是疯狂地扭动着屁股。只有我们俩都用心顷力,才会体会到完美的高潮。

做了击几下强力的插差后,我终于射在了娘的穴里。到最后的时候,我的手一直抓着娘的乳房,当娘把我柔软下来的鸡吧从她的屄里拔出来的时候,她把肉棒套在了手里,用拇指轻轻套弄我的龟头,和蔼地对我说:“这两天娘很舒服。你踩单车去学校要注意点。“

娘叮嘱我说,因为她和我在这里做爱就是在为我送行。一份爱的开始就是一份思念的开始,娘那关爱的眼神,一直印在我的脑海中到现在。

等我回到学校的时候,我也知道期考就块将来临,于是就开始着手复习。可是偏偏这个时候,我却无法静下心来,不管我怎么努力,我眼前还是出现娘的赤裸身影,心底只想着和娘做爱,一起和她分享高潮的快感。

上课的时候,我根本无法专心听课,就连平时最喜欢我的英语老师上课时也不敢让我起来回答问题,她是个快30多岁的女人,她知道我想什么,需要什么。她害怕接触我的眼神,因为我老是盯着她的胸部,还想撩起她的裙子想看她的内裤是什么样的。

娘不在我身边了,我就只能天天幻想着她。

就这样,我上课时老是硬着鸡吧想女人,复习弄得一团糟。其实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我的确是个性欲太强的人,当这个期考每次走出考场后,我都心痛得要死,我的试卷第一次留了那么多的空格。

当考试成绩出来的时候,很多人都问我是不是生病影响了考试为我可惜,因为我一下子从班上的前五落到了20名之后。我知道自己考得不理想,也知道原因何在,但我最怕的是该如何回家和娘交代,她一直都那么重视我的学习啊!

考完试放假了,很多同学都陆续离校,而我却不敢动身,因为我怕娘追问我的成绩,就这样,我漫无目的在乡里的大街道上游荡。当走到一家录象室门口时,我交了两块钱就进去了。我知道这种场所放的都是毛片,同学们常来通宵看的,我少点来而已。

一进录象厅,我就找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录象厅里人很多,这种惊心动魄的A 片很受人喜欢,因为乡下人可以学到更多的样式,更开阔自己的“见识”,然后回到家就热火朝天的干自己的老婆一顿解恨。

屏幕上正放着一个男人正调戏一个女人,那女人很风骚地等着那女人来脱她的睡衣,透明的睡衣里面连胸罩没有,红色的乳头都看得仔细。当女人握着男人的鸡吧送到自己嘴里开始口交,我也受影响小弟弟硬得块发疯了,把我的三角裤撑得拥挤。我想,如果娘也能把我的鸡吧也吞到她的嘴里,那一定很爽狠刺激。

当毛片放到一半时,我感觉自己快要窒息,因为我也很想要,于是我快步朝门口走去,因为我想尿尿。

万万没有想到,我半个身子跨出录象室的时候,我们的英语老师恰巧从门前走过,她正不可思议地看着我,也许她也不敢相信,我真的会来这种地方。

我觉得好尴尬,假装没看见她继续往前走。

“杨民!”身后传来老师的叫声,我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尊敬地叫了声“Miss Li ”。

“放假了你还没回家呀!我以为你回去了。”李老师有点奇怪。

“我心情有点乱,打算过两天回去。”我回答。

“这种录象还是少看点好,你现在的成绩不理想,你要好好努力哦。”她的话很温和,并不是带有很多的责备,反而留给我哦的更多是鼓励。

老师就这样跟我聊了一会就走了,就在录象室外,当我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时,我想起了娘。仔细算算,我都3 个星期都没见到她了,如同3 年。我鼓起了回家的勇气,因为我知道娘一定会理解我支持我的。【完】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64ee.com 加入收藏夹!